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山网_新闻焦点_聚焦世界!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riting ablet
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安信信托涉嫌欺骗投资者挑衅监管 连环踩雷后120亿兑付危机待解

发布时间:2019-06-12 19:02:55 已有: 人阅读

  年年报问询函作出回复。安信信托600816)在回复函中就公司业绩、项目兑付情况、发放情况、资产减值、高管薪酬及会计差错等9大问题做出回应。

  但是,该份公告并没有减轻市场疑虑。端午小长假过后的首个交易日,安信信托股价开盘即大幅下挫,并一度跌停。究其原因,安信信托的回复函虽然从表面上解释了2018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可是公司在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的相继失手,开始让投资者怀疑其风险控制能力,而风控能力本是一家金融企业的核心能力之一。

  此外,查阅资料发现,安信信托2018年年报内容和本次问询函内容与其一年前公开披露信息存在矛盾。如果年报及本次回复函内容无误,那么安信信托则涉嫌一年前在公开场合做出过欺骗投资者的行为。

  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大幅下滑,年报显示,2018年安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05亿元,同比减少96.34%;实现净利润-18.33亿元,同比减少149.96%。2亿元的营业收入和18亿的净亏损,显然与我们印象中的那个国内信托头部企业明显不符。安信信托在问询函回复函中称,业绩下滑是受到经济形势及相关行业监管政策变化等影响。问询函回复函称,2018年信托公司面临着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在资管新规和一系列监管政策共同作用下,金融去杠杆过程加快,信托通道业务大幅萎缩。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公司分别为37家和45家,均超行业半数。

  但是,当一家金融公司的净亏损达到当年营业收入9倍的时候,一定是曾经做过一笔或者多笔“坑爹”的投资。根据问询函回复函,安信信托分别在对印记传媒的股权和中弘集团的债权投资上出现了大幅亏损。其中印记传媒股权投资成本13.61亿元,2018年计提减值10.55亿元;中弘集团投资成本5.5亿元,2018年减值余额5.5亿元。

  我们先说印记传媒,时间回到2018年2月9日,安信信托以协议转让的方式从印纪传媒(002143,SZ,注:目前证券简称已经更名为*ST印记)实控人肖手中买入1.07亿股印纪传媒无限售流通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03%),公司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投资成本共计13.61亿元。安信信托是通过自有资金以现金支付,并以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挂账。

  但就在此前的2018年2月1日印记传媒股价出现跌停(上图红字注释处最长的那根阴线),跌停后,印记传媒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实际控制人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为维护投资者利益停牌。

  此后印记传媒试图通过重组为公司注入强心剂。可事与愿违,2018年7月9日重组告吹后印记传媒股价连续跌停。安信信托入股前,印记传媒实控人以及其一致行动部分持股均已质押。上述讯息均为安信信托入股前的公开信息。我们无法理解安信信托基于什么理由或心态,会在标的公司实控人质押股票爆仓之际,愿意花13亿重仓投资。我们只能说印记传媒的股价连续下跌,是对安信信托这种不负责任的投资行为的“最好回报”。

  我们再来说中弘集团的债务投资,中弘集团为中弘股份(000979,SZ,注:目前中弘股份已经终止上市)的控股股东。安信信托向中弘集团发放的业务与我们向银行借款买房买车的业务相类似,这是一个抵押业务,中弘集团以所持有的中弘股份做抵押。

  中弘股份的债务暴雷以及退市,曾经让数十家金融机构财务受损,按理说也不好苛责安信信托。但是发现,安信信托疑似在中弘股份暴雷后,不承认此项投资与上市公司业绩会直接相关,有欺骗投资者的行为。

  时间再次回到2018年,去年6月有多位投资者向安信信托提问,中弘股份的暴雷是否对上市公司产生直接影响。安信信托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证e互动”回复称,安信信托向中弘股份发放的信托项目系公司接受机构投资人委托,发起设立的信托计划,不是公司固有业务,也不会对公司本身造成损失。

  但是现实情况令人惊讶,中弘股份的暴雷,除了信托计划的受益人遭受财务损失外,安信信托也遭受了5.5亿元的损失。根据问询函的回复函,立信会计事务所将该5.5亿元的损失划分为“”类业务,说明上市公司的确曾经将自有资金而不是客户的钱借给了中弘股份或者其关联方。那么我们很想知道,上市公司是在去年6月在上证互动e回复投资者时是“故意隐瞒”或者“欺骗”呢,还是在去年6月之后,在中弘股份暴雷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又为其提供了?

  倘若是前者,安信信托是在公然欺骗投资者、挑衅监管层的信披监管吗?倘若是后者,在明知损失很可能发生的情况下还向中弘,又把股东的利益置于何地呢?

  除了公司自身投资出现了2笔严重的投资失误外,受到宏观经济调控的影响,安信信托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上市公司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交易对手以中、小企业及实体经济为主,占上市公司信托业务客户总数的52%。受宏观经济调控影响,部分企业融资能力受限,因此未能足额支付公司信托报酬,导致公司年度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

  而在一系列影响之下,安信信托的部分信托产品出现了违约的现象。截至2019年5月20日,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信托项目共计25个,其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13个,涉及金额59.42亿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2个,涉及金额58.17亿元。上述信托计划委托人主要是有风险识别能力的专业投资者。

  分时间看,2018年上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约为0.62亿元,2018年下半年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约为48.12亿元,2019年截至5月20日到期未能如期兑付的金额为68.86亿元。由此看,安信信托的违约金额随时间在不断增长,目前总违约规模已经接近120亿。

  安信信托将信托产品的违约归因于短期流动性问题。上市公司称,违约信托产品中有足值的抵质押担保的占比为42%,企业保证担保的占比为43%;其中主动管理类项目的抵质押担保的比例为100%,没有导致信托财产受损的终极风险。

  上交所要求安信信托列示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5月20日期间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的信托产品名称及其最终投资标的、募资金额、目前进展。而安信信托却以信托业务受《信托法》的约束并具有特殊性为由申请豁免披露具体信托项目详细信息。

  我们希望相信安信信托对于抵押品足额的表述,但在无法明确知道投资标的、募资金额的情况下,也应该意识到其中风险。考虑下面的特殊情形,某公司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为抵押向某金融机构借款,其中股份数额足以覆盖风险。该在一般情况下被视为优质的。前文提到的中弘股份和关联方就是靠这种方式坑掉数十家机构数百亿的。这个例子的核心点在于,借款人所提供的抵押物是否会随着借款人经营情况的恶化而显著降低。由于安信信托没有披露产品细节,我们自然无法对投资标的和抵押物的资质做出判断。

  安信信托在上证e互动对投资者关于中弘相关的回复显示上市公司的信批不够靠谱,对信托产品细节的拒绝披露显示其信批不够透明。而这些不够透明、不够靠谱同样提现在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上。

  首先,安信信托在年报编制的过程中,出现了重大会计差错。5月1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经自查发现,由于工作疏忽2018年报的有关账务处理存在会计差错,导致2018年度营业收入存在差错。上市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最初数字为-8.51亿元,之后被更正为2.05亿元,前后数据差了10亿元。

  其次,安信信托2018年各季报/年报显示公司四个季度的营业收入为15.90亿元、16.13亿元、12.80亿元和2.05亿元。由于上市公司的季报收入均为截至收入(也就是说,上市公司半年报显示的收入是1-6月的收入,而不是3-6月的收入),因此上市公司三季度和四季度均出现营业收入为负的情况。

  除此之外,安信信托的四季度出现了手续费为负的情况。公司2018年三季报显示1-9月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23.98亿元,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1-12月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5.38亿元。安信信托作为投资公司,单季度营业收入为负有可能和行业的特殊性有关,但是信托公司的手续费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公司卖产品没有不同,总是越买越多才对。

  在问询函回复函中称,第四季度上市公司对全年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进行了调整导致当季度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负,主要原因是受外部环境和监管政策调整的影响部分信托报酬未能如期收回。

  在年报审计过程中,会计师结合实际情况,对公司原根据信托合同约定有提取信托报酬的权利,但在审计报告日前仍未收回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根据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不确认为当期收入。

  安信信托2018第四季度手续费和佣金收入经调整为负造成两方面影响,一方面是降低公司季报的可信性;另一方面那些2018年公司本来确认收入,但在年报审计过程中不再确认的部分,很可能会在2019年确认,这会造成2019年的业绩快速增长,而这种业绩增长与营收确认的判断直接相关。2018年营业收入的过于谨慎,意味着2019年营业收入确认的激进。

  2018年在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下,安信信托的董监高实际获得的税前报酬4869.6万元,比2017年增加458万元,也成为交易所关注的问题,交易所要求上市公司披露在业绩下滑的情况下董监高工资不降反升的合理性。对此,安信信托回复函称,2018年年报披露的董监高“报告期内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报告期内公司实际向上述人员支付的薪酬金额,其中:内部董监高人员薪酬=当年度固定薪酬+上年度绩效薪酬+过往年度绩效奖金递延发放部分;2018年度绩效薪酬将在2019年度年报披露中反映。

  在本次公告前,可能绝大多数投资者、市场人士都会认为上市公司年报对董监高的薪酬评定是反映当年绩效的,上市公司早应对此作出说明,以便于投资者对于同行业公司进行比较。

  金融行业的特殊属性和丰富的业务模式,使其真实情况往往不为公众所知,本次安信信托在问询函回复函中的解释多少算是露出了冰山一角。但正如我们前文所说,安信信托的回复半遮半掩,并于此前的披露相互矛盾。

  今年5月,当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上质疑上市公司的“高息低贷”时,安信信托选择了答非所问。如上图红框部分提到的,2018年公司新合并的26个结构化主体对应总规模251.64亿元,这些新合并的结构化主体能救上市公司于水火吗?还是因为关注类规模大幅增加,会成为上市公司新的负担呢?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城市聚焦 | 理财投资 | 娱乐头条 | 体育运动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山网 www.seec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