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山网_新闻焦点_聚焦世界!

热门关键词:  xxx  云南  as   riting ablet  自驾游
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埃及两件大事儿上头条 苏伊士堵船事件还影响中国

发布时间:2021-04-07 22:56:29 已有: 人阅读

  最新消息显示,堵了快一周的苏伊士运河,终于快通船了。那艘巨轮“长赐号”重新上浮之后,运河还需数天就可恢复畅通。目前搁浅货轮已经完全恢复至正常航道。

  一周之内,埃及频上国际新闻头条。除了苏伊士运河这条“亚欧大动脉”罕见塞船,关于埃及两列火车相撞事故的追问仍在继续。

  当地时间3月24日,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发表声明称,一艘重型货船“长赐号”23日在苏伊士运河新航道搁浅,造成航道拥堵。“长赐号”长约400米、宽约59米,当时正驶向荷兰鹿特丹港。

  苏伊士运河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海运通道之一,全球贸易大约12%都需通过它来完成,这条运河也是埃及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而几乎与美国帝国大厦一般高的“长赐号”,就像“一只搁浅的大鲸鱼”阻塞了全球贸易的关键通道。数据分析称,这次堵船,船东和保险公司或将面临总计超过1亿美元的索赔。

  起初,一阵突如其来的强风和阻挡视线的沙尘被认为是堵船的罪魁祸首。但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说,这不是这艘船搁浅的唯一原因,可能还存在技术或人为失误。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称,要想移动堵塞航道的“长赐号”,需要从运河中清理出2万立方米的沙子,其数量相当于8个奥运会游泳池。

  救援工作并不顺利。26日、27日和28日的解救行动都以失败告终,3月29日,“长赐号”终于成功重新上浮。不久后,埃及当局表示“长赐号”集装箱船已经转向“正确方向”,堵塞的水路将有望很快重新开放。至此,苏伊士运河已经堵了6天。

  据BBC报道,每天约有12%的全球贸易通过苏伊士运河。德国公司安联公司估算,苏伊士运河阻塞或令全球贸易每周损失60亿至100亿美元,并使年度贸易增长率降低0.2至0.4个百分点。

  CNBC指出,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此次危机是对全球供应链的又一次打击。运输延误带来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从日用品、衣物到健身器材、电子产品、食品以及能源供应,都会受到波及。

  BBC指出,每天约100万桶石油和8%的液化天然气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当地时间3月25日,国际油价短暂走高,不过市场预期货轮搁浅给苏伊士运河运输带来的影响有限,当天晚些时候油价回落。

  另外,卫生纸等日用品的短缺风险也在上升。全球最大木浆制造商Suzano表示,苏伊士运河阻塞危机或导致木浆供应中断,影响卫生纸供应。据《今日美国》报道,从东非和亚洲运往欧洲的咖啡豆都要经过苏伊士运河,此次阻塞还可能造成咖啡短缺。欧洲家居企业也表示有货物堵在运河之中。

  苏伊士运河为欧亚之间提供了最快、最直接的航运路线。《华尔街日报》指出,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分析称,预计欧洲的制造业、汽车行业将受到最大影响,因为他们实行准时制库存管理,并不囤积零部件,目前掌握的数量仅够短期使用。

  苏伊士运河阻塞也对中国货物运输产生了影响。全球知名能源信息提供商普氏能源资讯分析称,中国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口西方国家的铜料。大宗商品服务机构Mysteel表示,铜料供应受阻可能会恶化中国铜料供应状况。即便阻塞问题在几天内得到解决,运河内船只积压,等到运河完全疏通,也会导致铜料运输到中国延迟一个月。

  为了避免延误,中国与欧洲的商家正在寻求其他运输渠道。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近期海运出现集装箱短缺、运费上涨和船期延误问题,促使许多出口商改用陆路运输,中欧班列开行量激增。

  除了影响全球供应链外,苏伊士运河阻塞还影响了美舰的活动,导致原计划途经此航道的美国海军“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战斗群无法过境,至今仍然滞留在地中海。

  对此,美国海军公共事务官员丽贝卡·里巴里希回应称,不会谈论苏伊士运河阻塞对(美国海军)的具体运作影响。不过,美方仍有其他能力来减轻影响,并扩大对美国中央司令部负责区域的行动的支持。

  当地时间3月26日,由卢克索开往亚历山大的157次列车在马拉加和塔赫塔车站之间停滞。随后,另一列由阿斯旺开往开罗的709次列车从后方与157次列车相撞,导致709次列车两节车厢侧翻出轨,157次列车的车头和动力车厢侧翻出轨。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埃及交通部调查后表示,不明身份的乘客关闭了第一列火车的紧急制动系统,才导致第一列火车停滞,进而被后方同方向行驶的列车撞到。

  埃及总统塞西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任何出于疏忽或者原因(或两者兼有)而造成这次列车相撞事故的人,都将受到惩罚,绝无例外。埃及检察官也已经就这起相撞事故展开进一步调查。

  塞西还向遇难者家属表示慰问,强调政府决心不让类似悲剧再次上演。为了安抚伤者及其家属,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已经向遇难者家属提供了约6300美元,并向伤者提供了约2500美元。

  火车是埃及最重要的交通手段之一。即便是在新冠疫情期间,每天也有约140万民众乘坐火车。埃及铁路的悠久历史让埃及民众为之自豪,但“过于悠久”的铁路系统也导致铁路事故频发。

  2016年,两列火车在开罗附近相撞,造成至少51人死亡;2017年,两列火车在埃及港口城市附近相撞,导致至少43人死亡,150余人受伤;2019年,一列火车撞击开罗火车站月台并引发大火,导致至少28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埃及最严重的一场铁路事故发生在2002年,一列由开罗开往阿斯旺的高速列车突然起火,造成300余人死亡。

  根据埃及政府统计机构数据,2008年至2017年间,埃及共报告发生10965起铁路事故。其中,2017年报告了1793起铁路事故,是埃及近15年来的最高纪录。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长期以来,埃及民众一直抱怨政府未能解决埃及的交通问题,最新的相撞事件再次把人们的目光聚焦到埃及铁路系统上来。

  据《阿拉伯新闻》报道,政府官员总是将铁路事故原因归咎于疏于管理以及缺乏资金翻新铁路系统。埃及总理马德布利也承认,铁路网络基础设施问题已经遭受了几十年的忽视。2018年,埃及总统塞西指出,埃及政府缺少约141亿美元来翻新破旧的铁路系统。

  2018年,当时的埃及交通部长希沙姆·阿拉法特宣布了一项全国铁路更新计划,包括更新基础设施、机车、车厢以及信号系统。

  今年年初,埃及还与德国公司签署了一份高铁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3月份,世界银行还向埃及批准了一笔4.4亿美元的,用于铁路信号系统的现代化改造,升级沿线数百英里的轨道工程,提高安全水平与服务质量。

  截至目前,关于堵船和火车事故的原因仍在调查。不过,人们更需要未雨绸缪应对下一次可能出现的危机。

  关于苏伊士运河,随着国际贸易的增加,预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的船只在苏伊士运河通行,航运业必须为应对未来的各种情况做好准备。例如,改装大型船舶的船首推进器,同时,如遇天气不佳,苏伊士运河管理局需要向接近运河和沿运河航行的船舶提前发出警报。

  近50年来,苏伊士运河已经在规模和宽度上增加了一倍。最近的一次是6年前,埃及政府对运河进行了大规模扩建,加深了主航道,并为船只提供了一条与之平行的35公里航道,耗资超过80亿美元。

  但现实是,每次改造的结果,反倒增加了发生堵塞的危险。分析称,为了降低运输成本,当运河每次改造并因此提高“放行”尺度,船东、承运商就会相应量身定制新款放大号的“顶格船”。另外,一次次的拓宽工程无疑增加了海路运输的成本,有可能失去原本的价格优势。

  而关于火车事故,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也说,在过去的4年中,政府已经花费了数千亿埃及镑升级铁路系统。不过,现在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时间滞后”的问题。“在那(更新铁路系统)之前,类似的事故还有可能发生。”

首页 | 新闻资讯 | 城市聚焦 | 理财投资 | 娱乐头条 | 体育运动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山网 www.seec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8045899号-20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