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山网_新闻焦点_聚焦世界!

热门关键词:  云南  xxx  as  自驾游   riting ablet
首页 新闻资讯 城市聚焦 理财投资 娱乐头条 体育运动 购物消费 旅游休闲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乌镇创投地理 旅游小镇借力互联网新生

发布时间:2021-02-22 20:12:59 已有: 人阅读

  2015年12月8日,乌镇独居老人杨丽娟在家中使用带有网络功能的仪器测量血压。新京报记者李冬摄

  提起创业,我们常常将目光聚焦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但随着双创潮辐射全国,一些二三线城市,甚至是城镇都在逐渐成为创业创新的试验田。

  2014年11月19日,乌镇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从此,互联网就成为了乌镇的新标签,创业大潮也开始席卷小镇。随着腾讯、百度、网易等巨头纷纷在乌镇落地创业项目,越来越多的众创空间和创业公司也开始涌入这个小镇。

  2016年11月16日,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将在此拉开帷幕。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将走进乌镇,与中国创客导师、国内外创投领袖人物、2016年度中国创客一起,煮酒夜话,共享乌镇之夜。

  乌镇创投的氛围究竟如何?新京报记者对乌镇的众多创业项目进行了深入走访,同时,联合清科私募通对乌镇的创投事件、数据进行了分析。

  作为后起之秀,乌镇拥有优秀的政策条件,也有着不错的基础设施优势,在双创热潮中,乌镇开创了独特的小镇创新路: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升级和抓住科技浪潮布局未来,是乌镇的两大特色。但同时,作为小城镇,乌镇也同样存在着人才匮乏等问题。

  过去的乌镇像一幅水墨画,在古代,这里养育了中国最早的镇志编撰者沈平、著名的理学家张杨园、藏书家鲍廷博和晚清翰林严辰、夏同善等人,到了近现代,也诞生了“文学巨匠”茅盾、知名报人严独鹤、农学家沈骊英、作家孔另、画家木心等。

  2014年以来,互联网思维的注入让乌镇急剧成长,当地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发生的巨变,创业者的入驻更是给这个小镇注入了更多的生机与活力,仅仅在乌镇核心区,就已经入驻了互联网类项目41个,引资超10亿元。

  乌镇党委委员、乌镇副镇长陈东旭表示,整天和创业者打交道,明显感觉自己心态变年轻了,也感觉自己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现在出门见创业者,陈东旭也经常背着双肩包,“我主要是想和创业者打成一片。”

  2015年10月,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召开前夕,浙江省同意设立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从此乌镇成为浙江省唯一一个互联网创新试验区。

  据知情人士透露,今年,乌镇极有可能升级为国家级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如果消息属实,这也将成为中国第一块专门针对互联网创新的试验区。

  2016年1月以来,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中电海康5G车联网、腾讯众创空间、百度无人车、平安创客小镇等项目纷纷在乌镇落地,阿里巴巴、网易等巨头也正在与乌镇洽谈具体创客项目。

  另外,近两年来,在桐乡,专门针对互联网创业的投资基金数量也在飞速增长。桐乡市委市政府于2015年8月设立了总规模10亿元的“互联网+”政府产业基金。桐乡金融办公室最新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累计已落户桐乡的股权投资管理企业12家,股权投资基金22家,总规模73.67亿元,其中政府出资5.8亿元,撬动社会资本67.87亿元,实际到位资金49.21亿元。此外,处于对接和工商注册环节的管理公司1家,股权投资基金8家,预计总规模为180亿元。

  桐创资本是桐乡本地的一只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其合伙人孙耀革本是天津人,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举办后,他看好乌镇的投资机会,在桐乡募集了一只基金,自己也常住桐乡寻找优秀创业项目。

  孙耀革表示,“世界互联网大会是一个平台,能把最新的互联网思维和技术带给桐乡人,这是最大的帮助。”

  目前,就全镇范围看,乌镇已实现宽带网络、数字电视、固定和移动电线条万兆级光缆接入,实现了2G\3G\4G通讯网络和免费WIFI的全覆盖,重点区域达到千兆到桌面。总体而言,乌镇的信息基础设施水平已位于全国前列。

  孙耀革介绍称,小基金在北上广深竞争太残酷,选在创业氛围和基础设施建设都不错的小城市也是一种竞争策略上的考量。

  北、上、广、深是中国典型的创业之都,人才、资金、资源在充分地市场竞争后完成聚集和分配。但对于乌镇而言,其最核心的向心力还是来自于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平台效应和政策红利。

  但受限于创业公司的规模和整体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小镇对于人才的吸引力依旧不足。人才问题目前依旧是乌镇创业的最大瓶颈。

  为此,桐乡为了满足多层次的人才需求,制定了“筑巢引凤”的人才战略,如今桐乡已经开始实施人才战略2.0版本。今年年初的《意见2》就是在固有的人才政策上进行了延续,而且全面升级了原有引进人才的多项优惠政策。

  该《意见2》规定,对桐乡市级创业领军人物,五年合同期内企业年销售额达到2000万元以上的创业领军人才,在桐乡范围内购买住房且购房款超过50万元的,一次性给予总额30万元的购房补助。

  另外,包括硕士研究生在内的各类高学历、高职称人才来桐乡的企业工作,且年龄不超过50周岁的,都可以按标准享受最低5万元的工作津贴和最低6万元的购房,可以说是“史上最高”。

  据陈东旭介绍,桐乡的人才政策战略,在丰厚的待遇吸引下,一要把从桐乡走出去的大学生吸引回来,二要把外地优秀创新人才落户在乌镇,让来的年轻人在乌镇找到家的感觉。

  对人才的渴求,在一定程度上,也表明了桐乡政府在打造这个互联网小镇时的决心。按照桐乡市委书记卢跃东的说法,桐乡在人才政策上不遗余力地进行投入,在人才经费上做到了“上不封顶”。

  2015年11月,《乌镇互联网产业基地建设与发展规划(2015-2020)》、《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实施方案》先后出炉,明确了空间布局,成立由市长任组长的互联网经济发展领导小组,下设互联网经济发展办公室,由3个科室、12名工作人员组成,组建了包括4位院士在内的互联网经济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还出台了《关于促进互联网经济加快发展的实施意见》等专项政策。

  桐创资本合伙人孙耀革坦言,桐乡本地的创业项目不如北上广深的质量高,但是桐乡人具备了浙商的基因,思想开放,学习能力极强,这两年桐乡人才回流明显加剧。

  孙耀革认为,乌镇现在还缺少一个类似于杭州的阿里巴巴的指标性案例,否则肯定能吸引更多的投资和人才,“未来乌镇一定会诞生这样一个指标性案例,因为在新的行业,乌镇具备了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截至2012年底,乌镇总人口5.6万人,其中农业人口约4.6万人。对于这样一个小镇而言,要突破瓶颈,依托于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转型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对于一个创业城市而言,选对赛道同样关键,尤其是对于乌镇这种后发型小镇而言,懂得“扬长避短、扬长克短、扬长补短”更为重要。

  世界互联网大会给乌镇带来了弯道超车的机遇,政府也围绕“一业一网”(旅游业、互联网)进行了战略层面的深度布局,一大批依托本地传统产业的创业公司在乌镇和桐乡应运而生。

  凤岐茶社乌镇创客空间2015年10月入驻乌镇,创业项目虚拟入驻进行孵化,凤岐茶社提供人才、资金、技术的资源和孵化。

  目前已经有33家机构在凤岐茶社乌镇创客空间入孵,而且大部分是依托于乌镇和桐乡的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转型的项目,其中就包含华腾牧业、丁香鸡、乌镇竹编、铁皮石斛、华圣农业、群大牧业等一批在浙江已小有名气的项目。

  以华腾牧业为例,入驻凤岐茶社乌镇创客空间后,双方合作采用欧洲无抗生态养猪模式,通过智慧农业感知管理系统和食品可追溯系统,独创了“互联网养猪”模式。

  首先,凤岐茶社帮助华腾对猪舍进行了大数据改造,安装了传感器,可以实现自动化喂养和监控,如今同时饲养2500头猪只需要0.8个人。另外,华腾牧业还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猪肉追溯体系,扫一扫二维码,能追溯到每一块猪肉的名称、批次和保质期。

  华腾牧业的猪肉也成为了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和2016年的G20峰会特供猪肉,仅今年的G20杭州峰会,华腾猪肉就供了约一万七千斤各类猪肉单品。

  另一个依托传统产业进行转型的代表是竹芸工房,它是以乌镇陈庄竹编为基础打造的原创设计品牌,创始人钱利淮是乌镇竹编传承人钱鑫明之子,继承了钱鑫明的精巧的竹编技艺。

  入孵凤岐茶社乌镇创客空间后,傅骞帮竹芸工房进行了互联网改造,一方面,打造了竹编直播课程,“先培养足够多的竹编手艺人才能带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竹芸工房开创性地推出了竹编体验材料包,首次将竹编知识科学系统化,不单单设计售卖“日用”产品,同时也通过线上分享原创图文、线下开展竹编课堂等方式,将竹编历史、制作技艺等带给大众。

  陈东旭认为,传统企业是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有它的价值所在,互联网企业有更先进的模式,但接地气差,两者可以共生、融合,最后走向共赢。“抓经济不能偏颇,传统企业经济要抓,互联网新型企业也要抓,最后将两者对接融合,形成生态经济。”

  在上一波创业热潮中,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已经占得先机,在金融、传媒、制造业等领域的竞赛中,对于乌镇这一类后来入局的互联网小镇而言,机会已经不大。对于乌镇而言,除了立足传统产业进行互联网转型外,找到下一个风口,紧随创业大潮也是弯道超车的必备技能。

  全球的大数据应用处于发展初期,中国大数据应用才刚刚起步。在中国,也尚未出现一个城市在大数据产业上独占鳌头,每个玩家都还有机会。另一方面,在中国作为企业战略资产的大数据,其99%以上的价值远未被充分挖掘。《2015年中国大数据交易》预测,到2020年,中国大数据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228.81亿元,庞大的市场前景不言而喻。

  2016年4月,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在乌镇落地,这是一个提供数据交易服务的创新型交易平台,该项目由浙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建设运营,总投资3.6亿元,交易方式采用会员制,交易对象为基于底层数据,通过数据的清洗、分析、建模、可视化出来的数据应用接口、数据衍生品、数据报告、数据模型、数据应用方案、数据加工技术、资源与服务等。

  迄今为止已经有130多家会员单位入驻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其中包括中国电信、360、苏宁易购、美团、京东等巨头。9月26日正式上线万。

  现在,大数据产业风头正劲,但是大数据交易渠道并不通畅,数据价值的转化率不高,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项目的负责人介绍称,该项目的目的就是让数据流动起来,“让会员像淘宝一样淘数据。”

  依托于围绕大数据交易中心,浙报传媒还在乌镇设立了大数据创客中心,集聚上下游相关企业,孵化优质创新企业,形成大数据产业的集聚效应,最终形成以交易中心为核心,集聚大数据供应方、需求方和加工服务商的大数据交易服务生态系统。

  2015年4月,在桐乡发布的《桐乡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加快发展互联网经济实施意见的通知》中,明确将加快发展大数据服务业列为工作重点之一,要求出台鼓励企业购买云服务的政策措施,进一步挖掘社会数据资源,扩大政府数据的开放领域,实现全市数据的共建共享。

  2016年9月,浙江省政府批复同意创建乌镇大数据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总规划面积18.88平方公里。

  另外,2016年8月,桐乡市政府还和杭州星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光大富尊泰锋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星路鼎泰(桐乡)大数据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该基金注册资本10亿元,已到位资金2.5225亿元,其中政府到位资金0.8亿元,社会资本到位资金1.7225亿元,基金投资方向为大数据产业及相关领域的优秀企业,目前已有一个投资项目。

  桐创资本合伙人孙耀革认为,大数据产业的竞争本质上是人才的紧张,关键看哪个城市能吸引到这个领域最顶端的人才,“人才在哪儿,大数据产业就在哪儿。”

  创业毕竟九死一生,能抵达成功彼岸的还是少数,当一个小镇突然涌现出许多创业公司时,对于管理者还是传统企业家而言,都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对此,陈东旭认为,乌镇政府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态度是宽容的,也是抱着发展的眼光去看待的,“互联网公司是爆发式发展的,它不是每年增长百分之几十,一旦成功,可能呈现的是几倍或者几十倍的增长。”

  其实,在桐乡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陈再飞心中,对于乌镇还有一个更大的期待,“我们希望未来能实现‘南有深圳,北有乌镇’的愿景,毕竟深圳也是从当年的一个小渔村发展起来的。”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城市聚焦 | 理财投资 | 娱乐头条 | 体育运动 | 购物消费 | 旅游休闲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山网 www.seec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